域名已更换,请牢记新域名:www.diyizhan.pro

第五十六章 夜饮罂粟春风度,饱暖思潮笙歌扬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洛无情孤身一人下了山,记起冷傲天说过,内功的增长与精纯,不是光每日静坐用功便可有所精进,而是需要不断的使用消耗,再调息补回;在此一重复的过程之中,内功的增长比起光是静坐调息要来得好。

    洛无情当下打消了原本要买匹马代步的打算,直接便将内力运至双腿之上,似走实跃,若缓却急,一步接着一步的大步跨出,往圣山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初时洛无情每步跨出,约莫七八丈远;到得后来体内真气运转开来,气血运行逐渐加速,也不见他如何作势,步伐跨出越见惬意,脚步却是越跨越大,一步跨出竟有十五丈之遥,行走之速竟是宛若奔马般迅捷。

    洛无情这一走竟直至夕阳晚照之时,体内真气亦无任何衰竭之象。

    橙红色的阳光将天边渲染成了锦绣璀璨的霞光,洛无情直面这美丽的自然景象,心中若有所悟,冥冥中似乎隐约贯通了天地之桥,阵阵清凉之气从头顶的百会穴处灌入,在落无情体内随着真气运转了一周,由尾闾穴而出;洛无情感觉到体内清爽舒适无比,仿佛体内所有的杂质都被这清凉之气给洗涤了一遍,并随之冲刷而出。

    洛无情进入了某种玄异难言的顿悟状态之中。这天地造化中蕴藏的种种奥妙神奇之处,似乎与人身潜藏的奥秘隐隐间有着某些若有似无的关联,细细的品味体悟一番,似忽略有所得,又好似毫无所获;洛无情不禁将全副心神都沉浸于其中,感悟着一切……

    直到整个太阳都沉了下去,天地间陡然昏暗了下来,洛无情才从顿悟的状态中脱出。也不管这是荒山野岭,洛无情在静坐调息了一番之后,倒地便睡。

    次日呼呼睡醒,洛无情吃些干粮果腹之后,再次上路。就这样,洛无情重复着每日的奔跑练功的过程;也不是每日都会进入顿悟的状态,而引起洛无情顿悟的也不只是夕阳,有时是清晨的朝露,有时是风刮起的漫天黄砂,有时更只是一片落叶……

    如是罕无人迹的荒郊野外,便随意吃些干良野果,就地歇息;若是路经乡村小镇,洛无情便会在镇上的旅店落脚,补充饮水与干粮。

    这日洛无情途经一小镇,这镇规模到不是很大,人口却是不少,市集亦显得极为繁荣。(看精彩成人小说上《成人小说网》:https://)

    洛无情买了些腌制的肉脯与干粮等食物,一问之下,才知镇上竟不只一间客栈旅店可以投宿,追问之下才得知此镇已离兰州金城不远,不少从中原来的商旅都会在此歇脚之故。

    洛无情转身便欲离去,忽见到隔壁卖包子馒头的摊位上,一位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少年,正与摊位老板争论着,洛无情在旁听了几句,方了解事情始末。

    原来是少年说要买一颗包子,老板似乎是见少年好欺负,选了一颗皮破了的包子递给他,少年一看便说要自己挑选,老板不让,二人便争执了起来……二人四周围观的民众渐渐多了起来,此事本是狗眼看人低的老板不对,但是却没有一个民众站出来帮少年说话。

    洛无情看着在满身油污的少年,忽然心中一动,想起了自己当初和姜牛在小村的那段日子……当初要不是有姜牛的好心收留,记忆丧失的自己,日子怕是不会比眼前的少年好过多少吧?

    而此时老板已渐渐失去了耐性,对眼前不依不饶的少年不耐烦了起来,随手拿起一旁的捣面棍,作势威吓少年,想不到少年似乎完全无视于自己的威胁,一点也没有退让之意;老板一想,不赶跑这少年,他今天这生意也不用作了,当下心中发狠,高高举起手中的棍子,就欲往少年身上打下。

    少年见老板真的要下手之际,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之色,却不料一只手突兀的从一旁伸出,牢牢的握住了老板握棍高举的右手手臂。

    洛无情在众人的讶然之中,淡然的将一叠铜钱交给老板,并吩咐他将一整笼包子包好,交给少年。

    没想到少年在惊讶过后,似乎并不领情,嘴中嘟嚷了一句:“多管闲事。”之后,便转身没入人群之中而去。

    洛无情哑然失笑,接过老板包好递过来的包子,随手拿出一个吃了起来,摇了摇头,想不到这回是自己枉作好人了。

    洛无情也不以为意,迳自随意往一间客栈行去,到得客栈门前,却又巧合的看见方才的少年。

    洛无情心中方道:“还真是巧。”便见到那少年怒气冲冲的挡在自己身前,神色极为倨傲的道:“你走吧,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!”

    洛无情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:“小兄弟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我和你刚刚才见过面,之前我俩并不认识吧?”

    少年微微一愣,随即嗤笑道:“你真当我是三岁孩儿般那么好骗么?”

    洛无情微微皱眉道:“我并没有要你跟我‘回去’的意思,也不知道你说的回去是哪边,所以你尽管可以放心的留下。”语毕绕过少年身旁,往客栈内走去。()

    少年转身喊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洛无情转过身来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是我爹派来的?”少年扬眉问道。

    洛无情摇了瑶头:“令尊是谁,我根本不识。”语毕再也不理会少年,转过身向掌柜要了间房,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往内堂而去。

    少年看着洛无情离去的方向,直至对方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,皱眉凝思。对方看来似乎不是说谎……再说,真要是爹的手下,绝不敢装作不认识爹……莫非是娘亲派来保护自己的?少年的眉头舒缓开来,应该是如此了……

    洛无情的午膳便以那笼包子打发了,下午教小厮弄了桶热水在房内,舒适的泡了一个澡。

    即便洛无情这些日子都在野外徒步行走,晚上又是以天为被,以地为床;以石为枕,以草为褥的情形;但是以他的内功进境,暗劲以遍及全身表面皮肤,蚊虫沾身欲叮,都会被他自然勃发的内劲给震落震死,已逐渐进入尘土不沾身的境界,这数日不洗澡,一身衣物竟是也不怎么见脏。

    不过泡了个热水澡,舒缓肌肉,活化气血,总也是舒适闲逸的;洛无情又在房内静坐用功了一个时辰,才神完气足的收功起身,出门到大厅用晚膳。

    洛无情随意点了些菜,又要了四两白干,一个人自斟自饮着,颇有一份自得其乐的闲情逸致;此时却有一道煞风景的身影出现,也未经过洛无情的邀请,便迳自在他的对面坐下;洛无情缓缓举头看向对方,又是那名少年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少年已换了一身衣物,身上原本破破烂烂的衣衫已然换下,取而代之的是用料讲究的一袭淡青色儒衫。少年抹在脸上与双手上的脏垢油污也已然洗去,露出了原本被油污所遮掩住的清秀俊逸的脸庞,颇有点男生女相之姿;而且从他略显稚嫩的模样上看来,看起来似乎只有十三四岁。

    洛无情一见便知道,之前还真是自己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少年见洛无情没有开口的意思,只是自顾自的夹菜斟酒,皱眉说道:“你是我娘派来的人吧?记得以后在人前要称呼我为‘公子’。”

    洛无情闻言双眉一扬回道:“令堂又是谁?”顿了顿又道:“怎么小兄弟你的父母很有名吗?看情形我似乎应该要认识才对?”

    少年微张着嘴,瞪大着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洛无情。此时他方才相信眼前这人与自己的爹娘无关,否则断不敢如此说话;再加上之前的言语中判断,他是真不知自己的身分……但那他为何却要……

    少年不解的说道:“那你先前为何要帮我?”

    洛无情哑然失笑,他此刻方才明白,原来这少年会误会自己,便是因为自己在没人肯出头的情况之下,出面帮他;之后又在这客栈巧遇之故。也怪这世态炎凉,会如此热心帮一个陌生人出头之人已太少见,又加上二人巧合的在同一客栈再次遇上,这少年才会如此误会。

    洛无情淡淡的道:“原本只因路见不平,却怎知兄弟有喜好整人的嗜好,到是我多管闲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闻言双颊一红,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还不知道这位大哥如何称呼?在下叫……王雨相。”

    “幸会。在下洛无情。”洛无情淡然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洛兄。”王雨相抱拳说道。

    在洛无情回礼之后,王雨相举手招来了小二,要他再摆上一副碗筷酒杯,又上了一壶酒之后,举杯对洛无情说道:“之前之事,是小弟误会了,这杯小弟先干为敬!”说完便仰首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二人对饮数杯之后,话题渐渐聊开;洛无情发现这王雨相挺能聊的,什么话题都懂一些,颇有博览群书之感;谈吐也颇为成熟,和他外表所显示的年龄不同,一问之下,方知他实际年龄是十六岁,竟是与自己相差不大,比洛无情判断的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洛无情也发现,之前倨傲无礼的少年似乎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斯文有礼,谈吐不俗的翩翩少年;略一思考,立时便明白少年之前的态度,是因为以为自己是他父母的手下,所故意装出,意图将自己饬回的手段。

    而他确认了自己不是他父母所派来之后,便立刻道歉并转换态度;对着看似平民,衣着朴素的自己,也没有丝毫的架子,反而是谦恭有礼;如此看来,眼前的他似乎才是他真实的本性。

    洛无情对他的印象,原本说不上好。一开始会帮他只是因为觉得他可怜,之后反被骂多管闲事洛无情到不甚在意;但是在客栈门口他拒傲的态度,与方才无礼的直接不问便坐的行为,都使得洛无情对他的印象不佳。

    而经过这一番交谈,洛无情知道了原本是误会,又了解之前的态度是装出来的之后,他对王雨相的印象也改观了。

    原本洛无情对王雨相虽然印象不佳,却也不到厌恶的地步;误会解开之后,加上王雨相的谈吐不凡,反而对他有了好感,说话间也不再总是带着冷漠与疏离的语气,与之前和他保持着距离的态度不同。

    随着二人越聊越是投契,在酒酣耳热之际,王语雨相忽然一脸神秘的对洛无情眨眼说道:“洛大哥,你可知我这次会什么会偷熘下山吗?”见洛无情摇头,又接着说道:“我听爹爹说过,这次武林各派齐聚金城,举办了一个武林大会,表面上是打着切磋武艺的幌子,实际上是要共商抗元大计……此次以圣门为首,集结了武林各大门派,据说连隐匿已久,很少出世的‘出尘庵’都会参加……洛兄如无甚急切待办之事,不如与小弟结伴同去一观如何?”

    洛无情原本对此事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转念一想,圣门的高层必定会参加这次的武林大会,而据说那位可能是自己小姨的圣主夫人是出自青城派,会出席的机率很大,如果自己坚持去圣山,搞不好也会扑空而必须在那空等;不如便先去这大会看看,如果她未到场,再去圣山不迟……

    当下点头说道:“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葛纪元不发一语的坐在位上,而他身旁的欧阳飘雪则是皱眉问道:“还没有玥霜的下落吗?”

    葛纪元摇了摇头道:“这帮废物!找个人也办不好!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闻言嗔道:“你还敢说,还不都是你!宠女儿宠得像什么样子,从小便不让我打骂,这次我不答应带她去兰州参加那个武林大会,竟然就自己偷熘下山……”

    葛纪元讨好的笑道:“你也别太担心了,既然知道她是想要参加武林大会,到时自然会在那遇见她的……再说,你师父比我还宠她,怎不见你在她面前抗议此事呢?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闻言双脸一红,说道:“好啊,你又拿师父来压我……师父做为长辈宠爱玥霜也就罢了,我们做为晚辈的自然不好说些什么;但是你我还不能说啦?师父一个人宠她还不够,又多了你一个,是要我怎么管教她?”

    葛纪元被欧阳飘雪反驳的说不出话来,干咳了数声之后,尴尬的转移话题问道:“你师父她有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摇了摇头道:“师父平时很是宠爱霜儿,这次在知道她私自下山后却不着急,只是说霜儿也该历练历练了,要我们别太担心。”

    葛纪元闻言立刻道:“看吧,你师父的看法就和我一样,你就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说道:“那你还要继续派人找她吗?”

    葛纪元不加思索的道:“当然要啦,那帮废物……我还要加派人手……”话说道一半,对上欧阳飘雪似笑非笑的眼神,才勐然惊觉不对。

    葛纪元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,腆着脸靠上欧阳飘雪,一把将她抱住道:“她可是我们的宝贝女儿嘛,我怎能真正放心呢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从鼻中哼了一声,嗔道:“这还差不多……还不放手!大白天的,教人看见了成何体统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此刻虽为人妇,但她当初嫁给葛纪元时年方十七,而她婚后一年亦怀上了身孕,后产下一女;但她如今也不过三十出头,又兼之保养得当,且身怀玄阴功,这成熟美艳的身段,竟是更甚其当年青涩之时……葛纪元怀中抱着欧阳飘雪柔软丰满的娇躯,心中淫思渐起……

    葛纪元不但没有听欧阳飘雪的话松开双手,反而更加搂紧,右手更是从欧阳飘雪的襟前交叉之处探入,口中呼出热气,喷在欧阳飘雪的脸颊与耳根:“我的好夫人……为夫想肏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闻言双颊泛红,却又矜持的扭动身子,不依的道:“唉呀,你大白天的发什么疯,想要等晚上我再给你……而且你最近怎么了,说话是越来越粗俗露骨了,都这么大人了,还这样不正经……”

    葛纪元嘿嘿笑道:“别嘛……你不觉得有时候说说这种低俗的话,也挺有味道的吗?”说话间另一手探入欧阳飘雪的双腿之间,引来她一声娇吟,在双手的抠弄挑逗之下,使得欧阳飘雪的身躯一下子绵软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,你都这么湿了……其实你也喜欢我说这种低俗的话吧……为夫现在就要肏你,肏的你魂飞天外,欲仙欲死……”葛纪元在欧阳飘雪的惊呼声中,将她一把拦腰抱起,往中堂后院走去……

    一番云雨过后,葛纪元又抚慰了尚在潮韵中的欧阳飘雪一阵,方起身下床穿衣,对躺在床上的欧阳飘雪说道:“你好好歇息吧。我还有些门内事务尚待我亲自处理,就不回来用晚膳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飘雪看着葛纪元开门离去,口中细声嘟嚷道:“就教你晚上再做嘛,这下连晚膳都顾不得,又不知要忙到几时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,尽管心中不愿,欧阳飘雪也知如今圣门势大,必定有更繁多的事物需要葛纪元处理决断,也只是在心中念念罢了……

    葛纪元与欧阳飘雪所生之女,葛纪元将其取名为葛玥霜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他自己之外,连欧阳飘雪都不知道,这名字中有着“霜雪月柔”的含意,而当时他还在对谁念念不忘,也只有他自己知晓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虽然葛纪元寄情于女儿的名字,葛玥霜也渐渐出落的越发美丽,却是不论在外貌或者性格上,都与那人不同……葛玥霜虽然名字中带了个“霜”字,个性上却一点也不冷若冰霜,反而是待人如春风般和善,平易近人;而她的外貌虽美,却理所当然的是与她的娘亲相像,而非那人……

    至于葛纪元心中,是否还对那人念念不忘,或者已释然放下,除了他自己之外,则是无人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